四两黄瓜四毛钱

2019-09-30 心理减压 阅读:

晓梅是镇上唯一一家公司的经理秘书,职位不高,工资不少,一向自诩为小镇上的白领。这天中午下班后,她骑着电动摩托车来到农贸市场。昨天晚上,九岁的儿子说想吃黄瓜,所以晓梅准备买了捎回去。
  
  小镇上的农贸市场,就摆在露天地里,来卖菜的除了商贩,就是些老头老太太,自家园子里的菜吃不了,拿来换几个零花钱,这里的管理很差,显得又脏又乱。晓梅刚进市场,就闻到了那股难闻的味道,她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记得上次来这里,已经是三个月前的事情了,要不是丈夫今天出差不在家,要不是为了儿子,她才不愿意来这种地方呢。
  
  晓梅并不下车,她不想弄脏脚上纯白色的高跟皮鞋,那可是花了她三百多块买的鞋啊。她一边骑着电动摩托缓缓地往里面走,一边不耐烦地喊:“借光,借光,前面那老头,你闪开点——”
  
  人们不由自主地把目光转到晓梅身上,晓梅抬高了脑袋,高傲得像只感觉良好的小母鸡。当然了,她还年轻,才三十二岁,眼睛上有眼镜,脖子上有项链,手腕上有镯子,手指上有戒指……该有东西的地方都没空着,比起菜市场里这些下里巴人,她太有高傲的资本了。晓梅走了一阵,突然眼睛一亮,停了下来,盯着一个小摊上的黄瓜,对着黄瓜说:“多少钱一斤?”
  
  黄瓜虽然水灵灵的,但不会说话,黄瓜后面有个愁眉苦脸的老太太,老太太睁大眼睛,使劲看了看晓梅,讨好地笑着说:“闺女,俺这黄瓜一块二一斤。”
  
  “哟,这么贵?”晓梅像被踩了一脚,抱怨了一句后,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人家的黄瓜都卖一块,你咋卖一块二?就一块吧,给我称两斤。”
  
  老太太说不行,她的黄瓜好,就应该卖一块二。可晓梅才不理她,装了六七根黄瓜,让老太太称。老太太苦笑了一下,一边称着黄瓜一边无奈地说:“一块就一块吧,就算俺不赚钱了……二斤四两,你给两块四吧。”
  
  老太太麻利地放下秤,取下黄瓜想要装起来,晓梅不乐意了,沉下脸说:“我还没看清呢,你着啥急啊?你再称一下。”
  
  老太太一愣。随即涨红了脸,气愤地说:“闺女,俺这么大岁数,能骗你吗?你信不过俺咋地?”
  
  晓梅更不高兴了,大声说:“你们这些小贩,为了几毛小钱,啥事干不出来?短斤少两想骗我?没门儿。我明明看着是两斤,你咋说是两斤四两?”
  
  老太太指着晓梅,哆嗦着说不出话来。旁边一个卖土豆的大爷看不下去了,老爷子脾气不小,说出的话也冲:“你这闺女咋说话呢?我们这些小贩咋了?我们挣钱光明正大,晚上睡觉都踏实,这老太太老实巴交的,像是能用秤杆子撅你的人吗?”
  
  “没你事儿,一边呆着去。”晓梅大怒,喝斥老爷子。
  
  老爷子也火了,跟她吵了起来。听这边一吵,很多人都围上来看热闹,有人说晓梅过分,可也有人说,顾客买东西,有权利要求货主复称……一时间七嘴八舌的乱成一团。
  
  正在这时,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挤了进来,他脸色黝黑,皮肤粗糙,脸上有一道长长的伤疤,让他看起来显得很凶恶。他瞪了一眼晓梅,冲老太太说:“妈,这是咋了?有人欺负你?”
  
  没等老太太说话,已经有人牙尖嘴利地把事情说了一遍。男人脸色变了,胸膛剧烈起伏着,虎着脸对晓梅说:“你说我妈在秤上蒙你了?”
  
  这人看上去就像没教养的大猩猩,随时可能扑上来咬人一口。晓梅不禁打了个寒颤,她低下头避开男人的目光,心说算了算了,跟这种没素质的人计较什么?破财免灾吧,四毛钱……也不算什么大钱。她慌忙说:“没有没有,我……是我看岔了。”说着,她手忙脚乱地掏出钱包,取出两块五毛钱,塞到老太太手里,说声“那一毛钱不用找了”,推上电动摩托就要走。
  
  男人却不放过她,一把拉住车把,龇牙咧嘴目露凶光:“别走,把事情弄清楚了再走。”说着,他一把抢过晓梅的黄瓜,又抄起自家的秤,把黄瓜放上去,一边称一边大声说:“我们穷,我们没钱,但我们行得端走得正,我妈老实了一辈子,没坑过人一分一毫……”
  
  男人的话,突然像被谁用刀子砍过一样,断了。他吃惊地看着秤,秤砣停在两斤地方,秤杆还微微下沉。他抽了抽鼻子,有些不知所措。这时,围观的人们开始窃窃私语。
  
  男人的脸更难看了,也说不清是哭是笑,他小声问:“妈,你咋骗人家啊?这……这明明是两斤啊。”
  
  老太太脸一下子红了,赶紧拿手捂了脸不说话。男人愣了半天,沮丧地转过身来,对晓梅说:“对不起,我替我妈给你道歉,她一时糊涂,你别怪她,黄瓜你拿着,这钱我们不要了。”说着,他从老太太的手里接过那两块五毛钱还给晓梅,又把黄瓜放在她的电动车筐里。
  
  原来,这家伙不过长得凶罢了,其实是个纸老虎。晓梅聪明,一下子脑子里就转过这个弯,那就没什么好怕的了。晓梅来了精神,两手把腰一叉,气势汹汹地说:“你们短斤少两,还冲我大喊大叫的,真没王法了。咋地,把钱还我就没事儿了?我还不干呢,走,上工商局……”
  
  晓梅想拉住老太太,转念一想,她要往地上一躺讹上自己就麻烦了,所以她伸手揪住男人,不依不饶,不想放过他。
  
  男人蒙了,小声求饶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妈不是故意的,咱可不能上工商局啊……”
  
  晓梅才不理他呢,用力拉着男人就走,就听得一声大吼:“没完了你?”
  
  晓梅吓得一哆嗦,只见老太太一把扯过男人,挺胸昂头站到了晓梅面前,气愤地说:“你就知道俺少给你四两黄瓜,你咋不问问俺为啥少给你?”
  
  “为啥?”晓梅简直气疯了,短了人家的秤,还敢这么理直气壮?她尖叫道:“为了啥都不行,你这是欺骗消费者……”
  
  晓梅的尖叫声吸引了更多的人围过来,在一旁七嘴八舌地议论着。老太太突然不吱声了,把手伸进口袋里摸索了一会儿,从里面拿出一张五十元面值的钞票,她举着钞票在人们眼前晃动:“你们看看,你们看看这五十块钱。三个月前,有一个女人,有一天晚上来买菜时给俺的,买了我三块五毛钱的菜,俺找了她四十六块五,第二天俺拿这钱去买米,人家却告诉俺这钱是假的。五十块钱啊,俺得卖多少天菜才能挣五十块啊?就是这个女人,黑了心,骗俺这么一大把年纪的老太太,俺天天盯着来买菜的人,想找到她,今天,她一来俺就认出她了,俺知道要是跟她要钱的话,她不会承认,所以俺才想多算她几两黄瓜钱……”
  
  老太太哭了,鼻涕一把泪一把。周围的人惊讶了,纷纷把鄙视的目光投向晓梅。晓梅傻了,她突然想了起来,三个月前,她给了儿子一张五十块的零花钱,可儿子回来时却告诉他是假钱,问她能不能去银行换?儿子天真,可她知道假钱拿到银行就会被没收,所以她特地赶到黄昏的时候跑到这个市场,找了个老眼昏花的老太太,买了几块钱的东西,成功地把假钞转嫁到别人身上。这事儿她早忘了,也忘了这个倒霉的老太太,可这个老太太却死死地记着她。
  
  老太太的儿子狠狠地盯着晓梅,从牙缝挤出几个字:“坑我妈钱的那人就是你?”
  
  晓梅硬着头皮说:“不是我……我怎么能干那么缺德的事儿?再说了,我也不差那五十块钱啊。”
  
  “就是你。”老太太喊道:“瞅你好眉好样,其实一肚子坏心肠,扒了你的皮,俺也认得出你来。”
  
  男人眼里喷着怒火,一把抓住晓梅的衣领,让她赔钱。晓梅大叫:“放开我,你没凭没据的凭啥说是我干的?”
  
  男人愤怒的脸红得就像炉子里的烧炭,这个男人觉得错了的时候,他就像一只纸老虎,但他认为自己对的时候,就变成了一只真老虎。他大叫着:“就算我没凭没据的,可我知道我妈不会撒谎,你想我放了你也行……除非你发个毒誓,用你爸妈的名义,用你孩子的名义……”
  
  用爸妈的名义发誓当然不行,用儿子的名义更不行,晓梅色厉内荏地叫道:“我又没做这种事儿,干嘛要用我家人名义发誓?再不放开我就报警了。”正在这时,就听到一声清脆而悲伤的童音:“叔叔,我帮她赔您五十块钱,您放了她行吗?”
  
  晓梅这才发现,不知何时旁边站着一个小男孩儿,正一只小手举着五十块,另一只小手拉着男人的衣襟,而他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里,含着两汪清澈的泪水。
  
  晓梅呆住了,这个小男孩儿,正是她的儿子。她惊慌地想起来,这正是儿子放学的时间,儿子放学时每天都要经过这个菜市场。
  
  小男孩咬咬牙,小声说:“妈妈,上次我给你那张假钱,你花到这位老奶奶身上了,是吗?”
  
  这时男人已经放开了手,正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接这五十块钱。晓梅语无伦次地说:“儿子,妈妈没有……妈妈早就把那张钱撕掉了……这五十块假钱不是那五十块假钱……”
  
  小男孩儿怔怔地看着她,突然把钱一把塞进男人的手里,两滴眼泪砸落在地上。他低声说:“妈妈,我已经九岁了,我已经懂事了。那天你把钱放进包里,我都看见了,当时你还骂找给你这张钱的人是缺德鬼,没想到你……”他没能说完这句话,便转身哭着冲出人群。
  
  晓梅什么都顾不得了,急忙追上去,她喊着儿子的名字,心里却悔恨得要死。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她一定会选择撕掉那五十元假钞,而不会贪心地选择去骗人。今天儿子亲眼看到这一切,不但她在儿子心中的形象都毁了,而且会对儿子的心理产生巨大的影响。
  
  仅仅是为了五十元钱,值吗?  推荐访问:

心理减压推荐文章

推荐内容

上一篇:偷窥啊 下一篇:美人有踪剑无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