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有踪剑无情啊

2019-09-30 心理减压 阅读:

 1
  
  抚州“聚来乐”酒楼食客寥寥。三个年过半百的老头,正凑在一起聊着趣事。突然,楼下街道上传来一阵厮杀打斗声。正在听三个老人闲侃的林升向窗口外一望,只见街道上有一队迎亲的人马,被人冲散了。一位身穿绿袍的二十余岁的青年小伙,正与那伙家丁模样的人打斗,绿袍青年左冲右突,直向花轿奔赴而去。花轿旁边一个骑马的中年男人边退边指挥手下人:“拦住他!拼命拦住他!快传陆捕头、张拳师赶过来!”
  
  可绿袍青年勇猛得很,剑未出鞘,已打倒了好几个家丁,眼看他将要冲到新娘的花轿旁了,突然随着一声大喝,一个长着张飞胡子的大汉挥舞着一柄大刀从天而降向绿袍青年袭击而来。可绿袍青年斗志昂扬,毫无惧色,拔剑与他厮杀在一起,只五六个回合,大胡子汉子的左肩就被刺了一剑。大胡子怪叫一声,接着一声长啸,立即又有两个大汉舞着刀枪向绿袍青年冲了过来。三个人刀光剑影打成一团,对方见难以取胜绿袍青年,两个汉子边斗边向街边退去。就在这时,只听“呼啦”一声,从街边楼台上罩下一张大网将绿袍青年网在里面。两个大汉趁机从两边抓住网线用力一扯,绿袍青年被拉倒了。
  
  林升暗叫一声不好,一脚踢开窗页跃落街道上,伸手一抓,从一名家丁手中夺取一柄刀就扑向绿袍青年,随着呼呼两声,他刀锋掠过,罩绿袍青年的大网破裂了,林升一把拉起绿袍青年说声“快走”,然后刷刷刷几刀砍退了扑上来的拦截者,两人用力一跃跳出包围圈子,飞身上了房顶,两人跳来拐去,林升一直把绿袍青年拉到一条僻静的街巷才停下来。
  
  林升见后面没有追兵,将绿袍青年拉进旁边一家酒馆坐下,这才说:“兄弟怎么这么冒失,你可知你今天冲撞的是什么人家吗?”绿袍青年仍然神不守舍,愁肠百结的样子:“我管他什么人家?我只为了救我姐姐!”林升吃了一惊:“你姐姐?你姐姐是谁啊?”
  
  “我在街对面的茶楼上看得很清楚。随着刚才那花轿的帘门拉开,伸出满面泪痕的一个姑娘的头来,我分明看到那就是我姐姐。她一定是被拐骗了,受逼迫嫁给那个臭老男人。”林升说:“你错了,兄弟。你一定认错人了。你可知刚才娶亲的那个中年男人是谁吗?他是抚州通判周密大人。听说这个通判大人死了老婆,娶了一个小妾不生育,所以现在又要娶个小妾。今日那被娶的女子可是城外一个富户人家的女子。人家可是明媒正娶呀,所以你将那女子认错人了。刚才我见你不顾及生死安危,对那帮人大打出手,一定有什么解不开的怨冤,我不忍心一只虎死在一群狼的手里,所以我才出手相助。如果刚才真让他们抓了去,那你就麻烦大了。”
  
  绿袍青年一听,一拳拍在桌子上。接下来他一边喝酒一边将目光始终盯在窗外那棵桃树上。不一会儿,一壶酒已喝个净光。他拿起空荡荡的酒壶正要喊店小二添酒时,林升抬起一只手放在了他肩上,说:“别喝了,酒喝得再多也办不好事。兄弟你有什么难办的事,也算我一份如何?”
  
  也许是林升的一番诚意打动了青年,绿袍青年将酒一口饮下,就讲了心中的苦衷。
  
  绿袍青年叫余思安,是吉安人。一月前,他从九华山学艺满师回家后,发现父母双亲竟已去世了,唯一的一个孪生姐姐,也不见了。后来,从邻人口中得知,姐姐被江州太守强硬选去送去了皇宫,听说是当作贡品进献金国皇上的。姐姐被选走的那天,父母死死抱着女儿不放,竟被差役打死。他当时几乎惊呆了,他跑到父母的坟墓上去哭得天昏地暗,他击碎了一块岩石,对天盟誓,一定要救回姐姐,在父亲的百日祭时姐弟俩同祭双亲。他听说被选的美女已送到了京城,心里思忖,监送的车队走得可能不会远,就一路寻来。可是,到现在眼看将近一月,也未能寻到姐姐的踪影,而眼看父亲的百日祭期越来越近了。他一想到含恨去世的父母亲、苦命无踪影的姐姐,就伤感得要命。
  
  林升听了余思安的叙说,突然,他手一探,已抽出余思安的长剑,“嚓嚓”几声,将盘子里十几粒花生米劈为两半,说:“这些奸臣庸吏,不知救国,只知敬贼如父!迟早我要让他们命如此物。兄弟,现在你打算怎么办?”余思安:“也许姐姐已被送到京城了,我决心上临安去,纵使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如果救不出姐姐,我也就没脸回去向九泉下的爹娘交代了……”
  
  林升显然被余思安的坚毅精神打动,他把自己的包裹拿到手上,双手一抱拳说:“兄弟,在下赣州林升,也要上临安去办一件事,我虽是读书人,但也学过一些拳脚功夫,纵然我帮不上你的大忙,一路上也能为你出点小力,如何?”余思安一下抱住林升,激动地握住他的手不放……
  
  两人结伴启程向临安赶去。到了临安,两人每天分头四处打探消息,有天,余思安回来说:“林兄,刚才我在街上看到两个金国蛮子,我姐姐她们会不会已被送到金国去了?”提到金国,林升心中一沉,暗想,被选中的丽姬要是真被送到了金国,那就糟了。但他仍一口否定:“不可能。一般当作贡品的美艳女子,都还要训练乐艺技能,最快也得两个月。”
  
  正在这时,门口走过几个大汉,边走边嚷:“快走哟,快走哟!刘三,快点,去看美女咯。”从楼上跑下来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匆忙跑出门去了。余思安心一动,眼疾手快一把拉住那个刘三说:“这位刘兄,打扰了,请问你要去何处看什么美女?”刘三乐了,说:“告诉你吧,我们要去西湖为相爷踩浪,那里有得是美女……”原来,相爷逢初一、十五都要跟一班权臣在湖心亭里搞舞会,由于相爷在湖里杀死了一位美姬,他怕美姬的冤魂从湖里上来向他索命,所以每次舞会时,他特组织了一帮人驾驶船只围绕湖心亭击浪游弋驱逐冤鬼。这些击浪手称这种行动为看美女,因他们在船上能看到很多美女。
  
  余思安招呼林升看看去,两人尾随那伙人出了城慢慢地沿着西湖岸边向前走去。天渐渐黑了下来,刚才还较为清晰的景物也模糊了。突然,湖对面那座绿树掩映着的楼阁上,亮起了灯光,从灯火辉煌中清晰地传来了清脆的管弦乐,接着又飞来了甜美的歌声,一会儿,又是喝酒猜拳声,又是男女混唱和踏节舞蹈声。
  
  两人走到一棵柳树下时,突然迎面走来两个人。一个粗嗓子男人说:“……所选二十位美女,已送到了十五位,听说皇宫中只送去了八位,其他十二位么,不言而明……”另一个汉子接言道:“老太爷要平分多半秋色?”
  
  “那还用说?他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要乐尽人间之乐呢!”粗嗓子说。
  
  “还有三位呢?”
  
  “自然要到了才能知道如何支配呗。”
  
  两位与林升他俩擦身过时,他俩才看清是两个官吏。只听他们继续说:“刚才相爷让咱明晨领了文书启程,明晚能否把文书送到?”“尽力而为呗,办好此事少不得咱俩的好处。”
  
  再要往下听时,他俩已住了声。林升见这两人步履匆匆而骄横的样子,对余思安低声说:“兄弟,这两人有来头,先拿下再说。”余思安会意,两人脚下一点,追上两个官吏,两个官吏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也非等闲之人,知道有事,转身便先向对方攻击,岂知招数都落了空,再欲还手时,猛地只觉得头上的无翅纱帽,已被人扯下捂在嘴巴上,随之身子一晃悠,已被人挟持在腋下。
  
  等两个官吏明白是怎么回事,他们已被扔在客店的小房间里,手脚被捆扎得动弹不得,两柄闪着寒光的长剑指着他们的心胸。“快说,把你们在湖边说过的话再说个明白。”
  
  “好汉爷饶命,好汉爷息怒,我们……我们刚才没说什么,我们只是闲散胡扯淡了两句……”两个官吏胡乱支吾道。
  
  林升问:“就要让你俩说,进献金国的丽姬现在送到哪儿去了?”“这,这,根本就没有那一回事。”两个官吏睁大眼睛结巴着说。
  
  余思安一拍桌子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快说!”
  
  “是,是,小人听说是……贾相爷征选的舞女……”粗嗓子官吏说。因为,贾相爷近来身子不爽,便采用一个术士的方子,在民间选取一些绝色美女回来,为他侍寝,要采阴补阳,以延年益寿。
  
  “贾似道?这奸臣!祸国殃民还嫌不够,还要想出一些假公济私的鬼点子。真是不得好死!”林升恨得牙痒痒的,恨不能一剑捅死他。
  
  林升与余思安交换了一下眼色,又说:“你们想死还是想活?”“好汉饶命,饶命……”“那你们快说,被选的美女中有个姓余的姑娘吗?”“小人不知。”“真的不知?吉安府姓余的姑娘现在在哪里?”余思安手一挑用剑挑破了一官吏的腮部,他一声惊叫,另一个则抢着说:“小人听说,其中确有一个姓余的吉安府姑娘,入京时一路嚎啕不止,因绝食拼死,身染小病,现在还留在镇江府调养呢……”“说的可是实话?”“小人句句实话,如有假话,脑壳搬家。”
  
  2
  
  林、余两人对官吏说:“我们本想饶了你们的命,可想到老百姓不答应,今天就替他们惩办了你们吧。”说着举起了剑,两个官吏吓得瘫软在地,哭喊道:“大爷饶了我们的狗命,让我俩干啥都听你们的……”林升哼了一声,收了剑,说了一条要求,两个官吏无不答应,马上照办了……
  
  次日黄昏,镇江府知府正在书房饮茶,忽有下人来报:“贾相爷派人来求见。”知府周星忙让人相请。两位贾府小吏进来,双手抱拳道:“在下张进、王林见过知府大人。”接着递上一封文书和令箭,周知府看过后,对张、王二位来使说:“既然是贾丞相有令让二位前来迎接这位美姬,那就交由二位劳神护送到京都,为本府也去了一件心事和一份推荐访问:

心理减压推荐文章

推荐内容

上一篇:四两黄瓜四毛钱 下一篇: 美人有踪剑无情(2)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