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事(2)

2019-09-28 文学 阅读:

说完望着王逸尘那惊骇的神情,张向阳淡淡一笑道:“先生不用惊讶,你我是嗜棋如命之人,我尚对为官不以为意,何况先生?”言罢见王逸尘沉默不语,张向阳又轻声问:“先生以后有何打算?难道真想与朝廷对抗到底?”王逸尘无奈地摇了摇头,悲叹道:“张大人所言不假。只是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啊!”
  
  “在下有个提议,不知当不当讲。”张向阳看了王逸尘一眼,欲言又止道。“大人但讲无妨,”王逸尘眼睛一亮道,“望大人为我指点迷津。”“在下与先生再下两局棋,若有胜负,在下便不勉强先生,若两局皆和,不如先生隐退,在下也辞官做一市井百姓,你我二人便可在这尺余棋枰上逍遥世外,了此一生,先生以为如何?”张向阳道出了他的想法。
  
  “张大人此提议甚好!”王逸尘听罢面露喜色,立即站起身说这就回去处理一些事情,约定十日后两人在太白楼再聚。张向阳哈哈一笑,伸出手与王逸尘连击三掌:“王兄爽快,在下绝不食言,十日后再聚!”
  
  放走了王逸尘,李师爷很是费解,他皱着眉头道:“大人,今日本可将他一举诛杀,放走了他,岂不是放虎归山?”“今日抓了他,他那些兄弟明日定会来攻城,到那时,我们该如何是好?”张向阳摇了摇头,“看他今日模样,像是进城探风来了。”
  
  “大人原来是缓兵之计!此招甚妙!”李师爷恍然大悟,“你与他惺惺相惜,今日放走了他,我想此后几日他定不会有所举动。…‘也不尽然。”张向阳望着酒楼外的天空,半天才缓缓道,“我也实在厌倦了这官场……哎。”
  
  “大人,恕小人直言。”听了张向阳的话,李师爷嘴角露出一丝不宜觉察的笑意,却道,“你这是书生之见,你辞官尚可,但那王逸尘可是匪首,朝廷断然不会放过他的。”
  
  “这有何难,隐退就是了。”张向阳不以为然,“山匪组织松散,首领隐退,自然也就成不了气候。”
  
  张向阳说完便不再理会李师爷,径直回到衙门。接下来几日,王逸尘那伙山匪果然没有任何举动。到了第九日下午,知府大人突然带了一队人马来到清河,到了衙门就让人把张向阳捆了个结实,厉声问他道:“张知县,你可知罪?”
  
  “大人,小人不知道。”张向阳心中一惊,瞟了李师爷一眼,见他眼睛流露出一丝怯意,顿时什么都明白了。
  
  “不知?”知府大人腾地站了起来,怒视着他道:“清河出现山匪,你不仅不去剿灭,还与匪首把酒言欢,这可是通敌大罪!”“大人有所不知,那仅是缓兵之计而已。”张向阳微微一笑,道了这其中的原由。
  
  “那好,现在本府已带人马来援,明日你见那个匪首,用毒酒将其毒死,否则本官就拿你以通敌罪论处。”知府大人看了李师爷一眼,眼珠子一转道,“为表明你的忠心,今晚就将你的家眷送到军中安歇,你看如何?”
  
  张向阳的心一下沉了下来,半晌他才站起身,看了李师爷一眼道:“李师爷,我本想举荐你接任,你未必也太心急了吧。”谁知李师爷却振振有辞道:“大人,即便那匪首隐退,其兄弟未必善罢甘休,到头来还不是我遭殃,我可不像你有书生之见!”
  
  第二天,张向阳怀揣着一壶毒酒来到太白楼,刚上楼梯,就听王逸尘在楼上朗笑道:“大人果然守信,小弟已恭候多时了。”张向阳快步上到楼上,一抱拳道:“王兄孤身赴约,实让人佩服,只是,王兄今天实不该来呀!”
  
  “大人何出此言?”王逸尘愣住了,脸上的表情一时阴晴不定。
  
  “既然王兄来了,在下就不多说什么了。来,下棋!”张向阳迟疑了一下,没再多说,摆开了棋盘。
  
  两人各怀心事,这局棋下得毫无生气,不多久便陷入了僵局。张向阳笑道:“王兄,和了吧,鱼死网破又如何?”王逸尘也笑道:“在下也正有此意。再来。”
  
  最后一局开局时两人和风细雨,到中盘却如狂风暴雨,几经拆挡,又复归平静。棋到了这地步,张向阳一推棋盘道:“纠缠无益。王兄以为如何。”王逸尘却道:“大人应手似有千钧,不妨将没讲明的话道出来。”
  
  “本想与王兄在棋枰上逍遥一生,可惜兄弟要先走一步了。”张向阳说完掏出怀中的毒酒。张嘴便喝了几口。
  
  “大人何出此言?”王逸尘瞪大了眼睛。
  
  “有人向知府大人告密,知府大人让我今日毒杀你。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杀你与杀我何异?”张向阳话音未落,嘴角已有鲜血流出,人也一下从椅子上滑落下来。“大人!”王逸尘大叫了一声,顿时肝胆俱裂,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
  
  就在这时,知府大人带着李师爷带士兵来到酒楼,一声断喝道:“给我拿下匪首!”
  
  王逸尘抽出身上的软剑。剑尖直指他俩道:“你们逼死了张大人,拿命来!”说完他正要动手,他身后的一个酒保突然拔出一把短刀,一下从他身后捅了进去。王逸尘身后中刀,他一个踉跄,回头怒视着那个酒保说:“二当家,你……你……”
  
  “大哥,你武功高强,队伍解散了官府抓不到你,我们就不同了,李师爷说了,杀了你不仅可以免我的死罪,还给我官做。”被叫二当家的那个酒保狞笑着道,“对不起了大哥,我别无选择。”
  
  “原来你们串通一气,你这个叛徒!”王逸尘忍痛回身给了二当家一掌,一下击毙了他,却也因为自己受伤过重,一下摔倒在地上。
  
  李师爷见状,忙命令一个士兵前去割下他的首级,那士兵还没走到王逸尘身边,却见他突然跃身而起,伸手发了一把暗器,只听“嗤嗤”数声,知府大人和李师爷及几个士兵皆被击中倒下。这一击消耗了王逸尘很多气力,好在此时无人上前,喘息了一会后。他弯腰抱起张向阳,一步一挪地下了太白楼,楼下士兵见他如此勇猛。无人敢拦,眼睁睁地看着他慢慢走远,身后留下一行血脚印。推荐访问:

文学推荐文章

推荐内容

上一篇: 匪事 下一篇:雪貂卧冰